您的位置: 首页 >> 人工智能

住院时谈工作后死亡构成工伤吗拳

2020.05.08 来源: 浏览:2次

核心提示:某公司经理周某住院期间仍忘我工作,还为公司收回经营账款16万余元,结果因劳累过度颅内出血,经抢救无效死亡。

某公司经理周某住院期间仍忘我工作,还为公司收回经营账款16万余元,结果因劳累过度颅内出血,经抢救无效死亡。家属要求用人单位申报为工伤,可用人单位却认为,病人在住院治疗期间死亡,既不是在工作时间,也不是在工作岗位。因此,不认为周某的死亡属于工亡,而劳动部门也持相同态度。

住院仍谈工作

颅内出血致亡

现在看到他的照片,仍觉得他还在病床上打着吊针和下属谈工作。 提起丈夫周某,付某的眼眶仍然湿润。

周某是南昌某单位下属企业的一名广告经理,2006年年底,因肝病突发入住南昌市第九医院接受医治。周某得病期间,公司未明确宣布停止周某的经理职务,也没派人去接替其工作。即便住院期间,周某仍未放下手头的工作,不时有客户来到医院和他洽谈工作,他也经常与下属商谈公司业务事项、布置任务等。在住院这段时间里,周某还给客户作了一些回访,并给公司催回了一些账款。比如,北京一客户就是在周某住院期间几番催促下偿还了拖欠广告公司的经营账款16万余元。

付某清楚地记得,丈夫失事的那天是2006年12月10日上午9时左右,广告公司业务主办小方来医院看望周某,此时的周某正在打吊针。看到下属来了,周某立即从床上坐起来,和小方商谈工作,直到下午1点左右小方才离开。此时周某的吊针仍没有打完,疲倦的他简单地吃了点饭,便仰卧在病床上休息。当晚19时55分,周某开始感觉右手有点麻木, 提不起来了! 付某立即叫来值班医生。医生叫周某侧一下身子后,就去拿手电筒。可当医生回来时,周某已张大嘴巴,说不出话,瞳孔也已经散布。不久,周某因颅内出血经抢救无效死亡。妻子付某伏在丈夫照旧温热的尸体上号啕大哭,参与抢救的医生也惋惜地说: 他走得太快了,本来他的症状已减轻,身体开始好起来了 。

根据南昌市第九医院的抢救记录、死亡记录及证明,周某系劳累后出现一侧肢体偏瘫,血压急剧上升,造成颅内出血,经抢救无效死亡。医院于12月11日出具了周某的死亡证明,死亡的直接缘由有两个:一个是颅内出血,另一个是病毒性肝炎(乙型)慢性(重型)。

丈夫去世后,付某觉得丈夫是为工作累死的,应给他一个说法,遂找到丈夫生前工作的单位。单位领导一边对周某的英年早逝表示沉痛和惋惜,一边对付某称: 周某住院期间来一些同事看望他,谈工作很正常,能否认定工伤还要向上级汇报才能给予答复。但是国家有规定:工伤认定是要经过一些程序的,不能你说是工伤就是工伤。

申请工伤认定被判驳回

2007年1月9日,付某拜托律师向江西省劳动和社会保障厅提交了周某的工伤认定申请书。而周某所在的广告公司则两次出具书面证明,称周某系因肝病死亡。

同年8月20日,省劳动和社会保障厅出具《工伤认定决定通知书》,以周某因肝炎肝硬化住院死亡,不属于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突发疾病死亡或在48小时内经抢救无效死亡为由,驳回了付某的工伤认定申请。

拿到这样的结果后,付某不服,向江西省人民政府提出行政复议申请,要求撤消该工伤认定,认定其丈夫为工伤。

2008年6月27日,江西省人民政府作出行政复议决定:维持原江西省劳动和社会保障厅此前作出的周某不属于工伤的认定。

丈夫明明是由于在住院期间谈工作、劳累过度而死,难道因为地点在医院就不能认定为工伤吗?这个理由太令人寒心了。这1认定让付某终究决定起诉省劳动和社会保障厅,保护自己丈夫的合法权益。

2008年7月,付某拜托律师向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要求撤消原江西省劳动和社会保障厅作出的《工伤认定通知书》和江西省人民政府作出的《行政复议决定书》,并要求判令该厅对周某是不是属于工伤死亡重新认定。

付某的代理律师认为,根据《工伤保险条例》规定,当事人家属和亲属认为是工伤,而用人单位不认为是工伤的,可以由用人单位负举证。但在这个案件中,用人单位并没有拿出足够的证据来证明周某的死亡不属于工伤。根据《工伤保险条例》,判定是否属于工伤关键是看与工作职责是不是有联系,而不能机械地固定在上班时间、上班地点。

对此,被告代理人其实不认同: 医院是病人进行治疗或防病的场所,既不属于病人的工作场所,也不是病人的工作岗位;周某作为病人在住院治疗期间死亡,既不是在工作时间、也不是在工作岗位死亡。在医学上,死亡原因和疾病、疾病情况和疾病都是两个不同的概念。

被告代理人进一步辩解道,根据《工伤保险条例》规定,认定视同工伤应具备 工作时间 工作岗位 突发疾病死亡或在48小时之内经抢救无效死亡 三要素,周某作为病人在住院治疗期间死亡,都不符合这几个要件,因此周某的死亡应不予认定为工伤。

周某虽是广告公司的经理,但他实行的依然是8小时标准工作制,不是不定时工作制。 用人单位认为,周某住院治疗的这一段时间,单位都是按病假处理。即使住院治疗期间,有同事到医院看望,并谈到了工作,但不能就此认定周某在医院住院治疗期间都是在 工作时间 工作岗位 。更何况,周某突发疾病死亡的时间是在2006年12月10日晚上,单位同事看望他的时间是在当天上午。

住院期间坚持工作

是不是属工作时间和地点?

不久,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这起行政诉讼案。法院经审理认为,原江西省劳动和社会保障厅并未按照周某的《居民死亡医学证明》来核实本案的基本事实和周某死亡缘由,也没有重新制作《工伤认定决定通知书》,且该《工伤认定决定通知书》中关于本案的基本事实和周某死亡原因的表述不够清楚,属主要证据不足。因此,南昌市中院根据有关法律规定,作出一审判决:撤销原江西省劳动和社会保障厅作出的工伤认定决定的具体行政行为,并限该厅于60日内重新作出工伤认定决定。

一审宣判后,被告不服,提起上诉,江西高院作出了保持原判的判决。

拿到终审判决书的当天,付某本以为可以告慰丈夫的在天之灵,但案件再次起了波折。

2009年5月8日,江西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重新作出《工伤认定决定通知书》,对周某死亡不予认定为视同因工死亡。

经过一番思考后,付某于2009年9月 日再次提起行政诉讼,要求南昌市中院撤销这份新的《工伤认定决定通知书》,并判令该厅对周某是不是属于工伤死亡重新认定。

亲爱的读者:这起工伤行政诉讼案件一波三折,其争议的焦点在于周某住院期间坚持工作,是否属于工作时间、工作地点,而关于这点,法律规定不是十分明确,具有模糊性。那么,在此情形下,作为弱者一方的劳动者权益,会得到法律的保护吗?(答案在本期找)

灯盏生脉胶囊治什么病
月经血发黑的原因
小儿积食咳嗽食疗
Tags:
友情链接
南宁物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