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5G

战气凌霄第章本尊亲临营养

2021.01.15 来源: 浏览:0次

战气凌霄 第1898章 本尊亲临

第1898章本尊亲临

魔剑道长整个肉身轰的一声爆炸开来,只剩一缕残魂,好似丧家之犬般,亡命向着虚无遁去,眼看就要消失不见。

但,就在其身子即将消失的刹那,6天羽却是神色平静,开口轻吐:“岁月逆转!”

话落,6天羽右手抬起,捏诀下轻轻一指diǎn在灭神符上。

随着其手指diǎn下,三道耀眼夺目的神芒,立刻呼啸从灭神符内窜出,这三道神芒,依稀可辨,一为镇魂碑,二是罗盘,其三,则是一根漆黑如墨的棍子。

三宝齐出,仿若三道流星,以着不可思议之,瞬间临近魔剑道长。

“嗷!”先,镇魂碑剧烈一震下,万千妖魂,齐齐张开血盆大嘴,狠狠一扑而上,好似无数蚂蝗,粘在了魔剑道长身上,疯狂撕咬起来。

“啊!”魔剑道长立刻忍不住张开嘴巴,仰出阵阵撕心裂肺般的哀嚎,模样看起来极为狰狞。

在此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魔剑道长整个身子顿时滴溜溜高旋转起来,直接化作一股惊人的能量风暴,横扫八方。

在这风暴的席卷下,一只只妖魂,纷纷崩溃瓦解,化作缕缕烟雾消失,只不过,这些烟雾尚未散出太远,便好似受到某种奇异之力的牵引,重新融入镇魂碑,消失不见。

颜色稍显黯淡的镇魂碑,立刻化作一道微弱的红芒,重新回到灭神符。

轰走妖魂,魔剑道长咬咬牙,就要离去。

虽然不乏遗憾乃至疑问之处 可就在其身子移动的刹那,魔魂棍与那神秘罗盘,却是狠狠一冲而来。

漫天黑烟闪烁中,魔剑道长立刻传出凄厉的惨叫,他的身体迅被长千上万的魔魂缭绕,也就是呼吸间的功夫,整个人变得漆黑一片。

“死!”就在此时,一个令得魔剑道长魂飞魄散之音蓦然传入耳畔,只见那罗盘飞膨胀中,瞬间化作一座巍巍巨峰,无情向着自己一砸而来。

一张面目狰狞的鬼脸,在罗盘之上若隐若现,张嘴出阵阵无声嘶吼。

与此同时,随着万千魔魂入体,魔剑道长残魂之躯,更是以着肉眼可辨的度,急剧枯萎起来,好似一下子走过了无穷岁月。

魔剑道长不由吓得魂飞魄散,内心对6天羽产生了前所未有的恐惧,此刻看到6天羽正大踏步而来,顿时猛地一个哆嗦。

“救我!”魔剑道长仰出阵阵撕心裂肺般的咆哮,不顾万千魔魂噬体,亡命一冲而出。

就在魔剑道长话语出口的刹那,6天羽不由脸色微微一变。

只见整个虚无,剧烈一颤,无穷无尽的妖魔之气,好似凭空涌现,刹那从天而降,化作一股惊天能量风暴,直奔罗盘轰击而去。

“澎!”的一声,在这股妖魔之气下,罗盘完全不堪一击,直接崩溃开来,化作缕缕烟雾,重新融入灭神符,消失不见。

下一刻,妖魔之气呼啸肆孽,全面爆开来,6天羽身子闪动,一个虚移,直接退出了万丈之遥。

稳住身形,6天羽双目瞳孔不由剧烈一阵收缩,只见在那魔剑道长头dǐng天际,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漩涡,其内漆黑一片,妖气呼啸,魔焰纵横,好似一个深不可测的宇宙黑洞,迸出阵阵滔天凶煞之威,仿佛有着一只洪荒猛兽,即将脱困而出。

就在6天羽目光望去之际,那漩涡内骤然波纹扭曲,化作一只枯瘦的手臂,向着魔剑道长的残魂,狠狠一卷而来。

那手臂诡异无比,与正常修士之手完全不同,其上居然遍布着无数密密麻麻的妖纹,可更加奇特的是,从那妖纹内涌现的,竟然是一阵阵强大到不可思议的魔气。

这是一只妖魔之手!

“小畜生,你毁我肉身,待老夫回去与本尊融合,定将你碎尸万段不可!”魔剑道长目露狰狞,恶狠狠丢下一句话,立刻身子一晃,迅向着那只枯瘦的手臂飞去。

“6某要杀之人,谁也救不了!”6天羽闻言,神色阴沉如水,话语间右手抬起,捏诀向着前方虚无,狠狠一指diǎn去。

“爆!”

一字出口,那悬浮半空的灭神符,立刻轰然爆炸开来。

轰鸣惊天,整个虚无大范围崩溃塌陷,在这股爆炸之威下,就连6天羽都不由身子剧烈一震,不受控制的连连退后数健全劳资的仲裁机制和司法制度步!

“该死的,你敢!”就在那股毁天灭地的冲击波,直奔魔剑道长残魂袭去之际,天际漩涡,蓦然传出一个响彻九霄的咆哮嘶吼,其声,与魔剑道长一模一样。

咆哮声中,枯瘦手臂陡然加,欲救回魔剑道长的残魂。

但,为时已晚。

枯瘦手臂的度快,爆炸波的度更快,几乎眨眼间,便化作一道无坚不摧的飓风,直接从魔剑道长身上吹袭而过。

澎的一声,在那魔剑道长不敢置信的目光注视中,其整个身子,迅被飓风吹得支离破碎,化作缕缕烟雾消散。

“这……这不可能,大长老的最强分身,居然被那小子灭了?”

“该死的,这小子的神通,怎么如此犀利,就连大长老本尊亲自出马的情况下,都无法救下他的最强分身?”……

阵阵不敢置信的嘶吼从那些幸存下来的邪魔教之修嘴里传出,一个个望向6天羽的目光,已经被浓浓的忌惮充斥。

随着魔剑道长最强分身残魂灰飞烟灭,漩涡内探出的枯瘦手臂,猛地一顿。

“6天羽!”下一刻,一个饱含无限愤怒的咆哮之音,轰然从漩涡内传出,与此同时,那手臂带着毁天灭地之威,五指成爪,再次狠狠向着6天羽一挥而来。

就在枯瘦手臂挥来的刹那,6天羽心神剧烈一震,一股浓浓的生死危机感,蓦然在心中涌现。

但,因为那手臂度极快的缘故,6天羽知道,就算自己使出吃奶的力气,恐怕也绝难避开。

在此危机时刻,6天羽蓦然张嘴出一声不屈的嘶吼:“给我破!”

怒吼声中,6天羽体内五行圈,还有意识海内的生死灭绝符文,立刻滴溜溜高旋转起来,所有能量,全部化作炼体之力,融入四肢百骸。

下一刻,无限壮观的一幕出现,只见6天羽全身肌肉猛的膨胀,身体更是瞬间庞大了数倍不止,好似一尊头dǐng天,脚踏地的魔神,屹立众人眼帘。

特别是其高高举起的右臂,此刻更是一根根青筋飞暴起,每一根青筋内,都似乎蕴含着逆天的能量风暴。

自知无法躲避的情况下,6天羽将体内所有能量,全部融为一拳,以着这辈子最巅峰的状态,轰然迎击而去。

两者之,快若闪电,几乎眨眼便已碰撞到了一起。

在那枯瘦手臂与6天羽拳头碰撞的刹那,一股好似来自远古洪荒时期的恐怖力量,全部通过枯瘦手臂,作用在了6天羽的拳头上,以诱人的价格拿下了合同。于是使得6天羽身子剧烈一颤下,立刻好似断线的风筝,蓦然从天而建,重重倒飞而出。

那枯瘦手臂在6天羽的一拳下,也是裂痕遍布,好似一面打碎的镜子,随时都会四分五裂。

但,那枯瘦手臂却是余势不减,轰飞6天羽后,继续掀起滔天风暴,化作层层残影,继续向着下方的6天羽疯狂一砸而来。

“好强的本尊!”6天羽吐血中,目露浓浓骇然,魔剑道长的本尊,绝对达到了逆天的阳圣境界,否则的话,他不可能这么强。

在此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6天羽心念一动,古星袍、一叶八叶、天蚕魔甲,蓦然成形,化作一个巨大的璀璨光罩,护住了全身要害部位。

“胆敢杀我最强分身,小畜生,今日,你死定了!”就在此时,漩涡内蓦然传出一声不屑的冷哼,那枯瘦手臂犹如一条飞蔓延的长鞭,瞬间暴增,以着一种无法形容的度,直奔6天羽狠狠一掌拍来。

这一瞬,惊人的呼啸传遍整个虚无,那手臂尚未临近,6天羽身周的璀璨光罩,已经开始了寸寸崩溃,出现无数深浅不一的恐怖裂痕。

就在此时,谁也没有现的是,地面那堆积如山的肉泥,还有一条条缓缓流淌着的血色长河,正以着肉眼可见的度,急剧消失着,好似在那地底,正有着一个吞噬血肉的恶魔,将那些肉泥与血液,疯狂的吸扯而去。

下一刻,阵阵惊天动地的轰鸣炸响,好似燃放烟花爆竹般,轰然从地底深处传出,其声之响,惊天动地,刹那就化作一股惊天音爆,向着上方呼啸而过。

所有幸存下来的邪魔教之修,在这一刹齐齐身子剧烈一颤,目露滔天惊骇欲绝之芒,亡命掉头中,就要逃窜而去。

但,在这股音爆轰击下,这些人连逃跑的资格都无,不到区区三息,全部化作一堆肉酱而亡,鲜血伴随着碎肉,全部融入地底,消失不见。

唯独欧阳馨那等级大能强者,才能仗着逆天的度,提前一步,逃之夭夭。

轰!

就在那枯瘦手臂即将拍在6天羽身上之际,一股惊天的音爆,好似离弦之箭,直接饶开6天羽,落在了手臂上。

澎的一声,枯瘦手臂蓦然四分五裂,化作缕缕血雨倾洒。

紧接着,音爆横冲直闯之下,就连天际那个巨大的漩涡,亦在此刻无情瓦解,不复存在。

整个天地,只剩下了6天羽与欧阳馨俩人。

6天羽愣愣悬浮原地,目瞪口呆的望着这一幕,他不知道,那股从地底传出的音爆,为何要救自己!

西安治疗包皮包茎哪家好
兰州白癜风治疗费用
乌鲁木齐子宫内膜炎治疗费用
Tags:
友情链接
南宁物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