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5G

我的魔物娘军团第章世界线的激营养

2021.01.15 来源: 浏览:0次

我的魔物娘军团 第633章 628 世界线的激烈碰撞(4)

“……以历史的名义?”赛博坦歪了歪头。+,

“嗯,以历史的名义!”正义天使高大全。

“……为了世界?”

“为了世界。”

“召唤?”

“……赛博,你刚学会学舌?”泰瑞尔终于觉得赛博坦目光不善,最起码是目光之中带着不理解和不爽。这种目光还真是怀念啊,多少年没看过了?不过自从变成人之后泰瑞尔觉得自己的性格也和人类一样,有下贱的一面了。分明这目光不怀好意,却是如此的怀念和甘甜。

真特么抖m。

“我召唤她干嘛?”赛博坦耸了耸肩膀,一脸的无所谓:“英伦没必要有第二个王者!更何况这个【异界】的王者这辈子混的真失败。我听你説了整个教室如热锅上炸开的蚂蚁。一下哈,这个叫做亚瑟王的娘们这辈子失败的要死啊,就这种货色也配为王?”

“呃……这个説的有diǎn过分了。好吧,也是我考虑不周。”泰瑞尔声音一滞,看了看一旁面带微笑的正版英伦女王,苦涩的説道:“的确再找一个英伦的王者来会给你们添麻烦,不过她已经不再为王。”

“来,笑一个,别笑得这么苦涩。”

看到对方似乎被误会的样子,赛博坦也挺过意不去。泰瑞尔每次扮演的角色都是吃力不讨好,但是却必须有人做的事情。如果是别人的话不理解也就算了,但是自己怎么可能不理解这个比天使更天使,比圣光更伟大,简直就是活着的圣典的人物?

叹息了一声对方的命运,赛博坦拍了拍对方的柳肩——依旧如此的瘦弱,无力。

“我知道你话中的意思,不过我也仅仅只是説那个要被召唤的家伙我不喜欢而已。”

“她……其实命运凄惨。”

“没感觉,你刚刚説的可是很全面。”赛博坦思考了一下,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于是便摇摇头,道:“没有人是被逼迫走上王位的,更何况她是自己走上去的?听你説了不少对方很悲惨的故事,不过……总觉得有diǎn自己作死的意味在里面啊。”

“呃,有的时候也许如此,但是毕竟……”

“咱们看看啊。”赛博坦举例子摆事实,一幅淳淳教诲的模样宛如当初上公开课一样装的像个为人师表的模样,一脸的忠孝仁义啊:“你説她拔出石中剑的时候就已经不算是未成年人了吧?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了吧?然后经历了二十年大战,十年远征,死的时候好歹不是年过半百也是四十好几的人了——都这个岁数了,还那么二!治理国家三十年,一丁diǎn没长进还一天到晚的想要去找圣杯。把国家建立在一个虚无缥缈的幻觉之上——她有病的么!精神不正常的么!就这种人也配为王?……也是,反正是封建体制,拳头大的是老大,国王并不由脑袋决定而是由屁股决定——哦,这么説话肯定你不爱听。用你们业界的用语,应该是【命运的选择】。”

“……”泰瑞尔有很多话想要对赛博坦説,以前就打算教育教育对方了。不过话到嘴边又咽了进去,因为她知道对于赛博坦这种人説了也是白説,甚至还要徒增反感。

“咳咳,赛博丰厚资源——的确是命运的选择,让很多事情发生。”

……职业病还真是难改啊。

可以理解,自己死了这么多年,老师那一套臭毛病也还是改不回来,看谁都像是要被教育的对象。

“赛博,这件事情你有你的见解,这也是必然的。”泰瑞尔长叹一声,似乎不再诉説别的问题了:“不过我向你保证,我绝对不会害你。”

“这个你不用保证我也知道,我只是説这件事情就事论事而已。”赛博坦也不再和对方抬杠:“我没必要召唤一个五十岁左右的更年期妇女过来给自己找不自在——爱丽斯菲尔的立场也很重要。”

“不不不,亲爱的。我看你对这件事情处理的更有趣——”

作为一个凡人,赛博坦一直觉得自己的妻子挺难得的。他一直觉得这个露出和善的微笑的妻子……简直难以用语言来叙述的强大!最起码对方的神经系统一定比自己这个野蛮人差不到哪里去,难道是当年第一次婚姻带来的心灵创伤?……

甭管怎么説,泰瑞尔的身份就算不是上帝,好歹也应该是个孙行者。这么个级别的超级大能站在自己面前,三秒钟不到自己老婆就恢复了正常——人才啊!赛博坦觉得放到自己身上,从小的偶像崇拜对象忽然之间复活出现在自己身边,自己一定要么不相信要么震惊的要死。

至今为止还不知道很多内幕的赛博坦,此时算是蒙在鼓里的幸福吧——反正也就是个战斗力的问题,家里面比外面还可怕,不知道还算是好的,知道了估计当时就吓死了。

“嗯,其实我还是有很多地方不明白——召唤一个异世界的奇奇怪怪的女人。”爱丽斯菲尔用手指diǎn了diǎn自己的脸颊,不解的问道:“对我们家赛博有什么好处么?”

其实暗地里已经准备是不是要高diǎn阴谋诡计了,真君子怎么当国王?淑女的女王是当不了多久的。当然这话不能明着説,也不能玩的太暴露。

爱丽斯菲尔已经下定决心,是时候展示自己真正的行政技巧了!

“嗯……有。”

正义天使认真的diǎn了diǎn头,用低沉的语气叙述道:“否则我也不会这么着急的过来,也不会去提及一个奇怪世界的奇怪王者——她和赛博坦之间的关系千丝万缕。往大里説是让世界‘回归正轨’,否则的话会变成什么样赛博坦已经从我给他的幻象中看到了。”

赛博坦马上diǎn头表示同意,自己看到好一片喵大林格勒。

“然后呢?”爱丽斯菲尔继续问道,语气轻松似乎世界和她没关系。

“往小里説,赛博坦的命运与对方有些……雷同,如果放任不管的话会很危险。所以与其放任不管,不如努力改变!——召唤这个异世界的人过来,会让赛博坦以后少走很多弯路!”

“哦?我怎么不觉得?”爱丽斯菲尔似乎对这件事情无所谓:“教育丈夫是妻子的,他选择了我作为妻子,那么我就有理由有,也有权利把他引领走向正路!”

“据我所知,事情可不是这样的。”似乎全身力气丧尽,泰瑞尔用无力的目光,单眼看着爱丽斯菲尔:“陛下,我现在只是个凡人。我最大的义务在三千年前便已经尽到,此时更多的是朋友的情谊才让我来到这里帮助赛博。那么我所知道的是……赛博和他那个‘亲爱的’莫德雷德,可不是什么……我就直説了吧。那个世界的王者,也是莫德雷德的‘父亲’——是的,虽然是女人,但也是父亲!而她也是最终死在了莫德雷德的手中。我觉得,这个结局最好还是避免以下比较好……”

“哦,那我知道了——你以天使的名义保证,你説的都是真的?——召唤了那异世界人,便可以避免这一切?”

忽然爱丽斯菲尔关心则乱似的急切打断了对方的话。

“我已不再是天使,但我以圣光之名保证——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避免这一切的发生!”泰瑞尔指着自己的胸口发誓道。

“那么好!就召唤吧!”

“……”

赛博坦表示,自己的命运怎么奇奇怪怪的就又被决定了?

“爱丽丝……我觉得这件事情咱们还是商……”

“没什么好商量的,准备仪式的事情就让我来定夺好了。虽然很多不起尼禄,也很是对不起她女儿莫德雷德——不过嘛。”爱丽斯菲尔眯着眼睛,眼角丝毫没有笑意:“你怎么认为我会把你的安全,建立在你和你下半身管不住的累卵之危上?”

……的确是卵危险,但是……

“这件事情你不用管了,英伦的女王是我,我都没説什么你着什么急。”爱丽斯菲尔一挥手,尽显女王范——然后拉着泰瑞尔就跟闺蜜一样叙旧:“走每位玩家经历的不仅是超现实的绚丽画面吧泰瑞尔——其实仔细看看的话,还真是难得的美人呢!天使都这样么?跟我説説看,当初赛博坦在三千年前……是否有什么出轨的行为?”

“爱……爱丽丝,我没……”

“赛博你闭嘴!——泰瑞尔大人,您来説。”

“不要用尊称来称呼我了……赛博的妻子真的很漂亮啊。”泰瑞尔也带着和善的笑容,道:“出轨行为没有发生过您大可以放心,赛博坦不止一次的曾经和我们説过。他有的妻子比整个世界的女人加起来还要漂亮、重要……当然,我听説他有三位正室?他説的是哪一个?”

?!?!?

泰瑞尔!你也当成是产业发展的一个新转机。他说:“年轻的多宝鱼产业发展最后一句挑拨离间是故意的么!么!么!!!!

“这个嘛——我不清楚。”爱丽斯菲尔忽然笑了起来:“泰瑞尔,我发现我可能会很喜欢你哦。不是以天使的身份,而是以一个女朋友的身份。来,我们去找暴风子,我敢肯定她会更加喜欢你的——对了,暴风子是我们这里的大牧首——还和赛博坦不是夫妻关系,不要想多。”

“……?!??!!”

连这个都破案了?!?!

成都男科哪好
鄂尔多斯白癜风医院哪里较好
南宁妇科
Tags:
友情链接
南宁物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