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大数据

愔姬第章七哥哥营养

2021.01.15 来源: 浏览:1次

愔姬 第41章 七哥哥

夜里有点冷,有风吹到假山的山洞里,我不禁打了个寒颤,怀里的青鸟看了我一眼,贴的我更紧了一些。

乌北寒对乌真的态度愈发不好,没有侍卫对公主的尊敬,倒真的像是兄长怒责自己不争气的妹妹一般。

“公主,你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为何沾染这邪物?”

“七哥哥,你要相信我,我没入魔。”乌真有些上不来气,着急地和乌北寒解释着。

“那这是哪里来的?你别告诉我和你没有一点关系。”很明显,乌北寒并不相信。

“……”

乌真这时候陷入了沉默,显然光靠否定,是无法打消乌北寒的疑虑,二人又没了声音。

“难道是云书?”乌北寒说完自己都不敢相信,语调里压抑着震惊和愤怒。

乌真仍旧不说话,只是哭得愈发厉害,连连摇头,不知道这算否定还是不想承认。

显然乌北寒并不觉得乌真在否定,我隔着这么远的夜色,都感受到他胸中的怒火要烧了这杂草匆匆毫无人气的小殿。

<因此那些着名的铂金或者凯莉都毫无商量地隐身了。而国人最热爱的路易·威登p> “你不要命了吗?对于女子,要是没了名节,那便什么都没有了,你还是一族公主!”

乌北寒的怒火到了极限,小院里回荡着他的嘶吼。

“七哥哥!”乌真早就乱了方寸,半天说出这么一句话。

显然乌北寒并没打算就此收声,对着乌真继续吼道:“你不在乎你女儿家的名声,但是族中亲人会在乎,大王一向疼你,你这么做对得起他么?再说这事如果被人帝知道,这对帝城来说,算是莫大的耻辱,人帝是世间尊者,若是迁怒于我门山猫族,你让族中人跟着你受牵连么?”

我在山洞里越发听不懂他俩人的对话,假山的山洞里虽不烦闷,但里面没地方坐着,更躺不下,我不免心里无聊。

这时候青凰在我怀里和睡着般一样安详,这种感觉和以前一样,但又稍有不同。

周身萦绕着阴暗气息的隐鹤被乌北寒捏在手里,沾过血的黄皮纸折成的鹤似有五感,在乌北寒的手里吃痛,胡乱挣扎。

他总共挣了约3000元。此外 “好强的魔气!”乌北寒看着手中隐鹤周遭的黑烟,施法毁了它。

看到乌北寒眼里闪过的冷色,即便在这夜色里,我仍感到不寒而栗。

那隐鹤最后挣扎了几下,之后浑身燃气火光,顷刻变成灰烬,消散在夜幕当中。

乌真心痛地叫了一声,想弯腰去找隐鹤的痕迹,却无处可寻。

乌北寒一把拉起她,又吼道:“你当真是疯子,那云书可是入魔了啊!”

我已向家属道歉闻言心里震惊,也大致听明白事情的缘由,乌真并不想入帝城,也不想留在后宫,只是人帝的旨意传到山猫族,违抗不得,再说山猫族的人还指望乌真能给山猫族带来莫大的荣耀。

而山猫早已心有所属,想来就是隐鹤的主人,那位入了魔的云书吧!乌真之所以不服下隐灵丸,想来也是为了留着术法催动术法,和帝城之外的云书互传相思吧。

这世间的人,有几个能万事都了自己的心意呢?

蛟王曾对我说:“愔儿,你若不想入帝城便不入,我自会为你抗了那旨意。”

蛟后说:“愔儿,为娘的,只想你好好过这一声,找个自己喜欢的人。”

我知道他们对我好,可是,我若抗了人帝的旨意,不进帝城,恐怕蛟族在人帝那里也不好过。

这般想来,我反而同情起乌真来。

假山的另一侧传来一阵细微的声响,乌北寒警觉地转过投来,并和乌真示意,乌真收住哭声,在月色里隐约看到肩膀仍在抖动。

乌北寒朝我这个方向走过来,而玄月佩的结界不知什么时候早已不见,而以乌北寒的警觉,这假山的山洞如此简陋想必是藏不住我。

听那脚步声越来愈近,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不知乌北寒和乌真会不会因我撞破秘密而下杀手,毕竟我现在连个凡人都不如。

就算我留住了性命,只怕日后相见也会心有顾忌,长久下去也是隐患。

我壮了胆子,刚要准备出去的时候,一个新的结界将我包在里面,乌北寒走到我这里发现山洞,往里面看,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等乌北寒从我身边走过,我长舒了一口气,忽然发觉这结界的气息似曾相识,好像曾有一个人说过:“愔姬,天上地下,我都会再和你相逢,同生共死!”

“怎么,公主还记得在下的结界么?”身后传来如玉石击打般的声音,我便回头,看到敬康正注视着我,眼里仍旧那般清冷疏离。

我想和他说话,又怕外面的乌北寒听到,心里咚咚直跳。

敬康看出我的欲言又止,神色十分不屑,觉得我不相信他结界的可靠。

乌北寒走到假山另一边,发现仍旧空无一物,便快步走回到乌真身边,带她出了这荒殿,边走边警告乌真:“我毁了这隐鹤,隐灵丸我找机会再弄来一颗,你也不要在与云书通信,你若不想留在帝城,等到了日子,自然能回山猫族,你好自为之吧!”

乌真也不答话,只发出几声压抑的抽泣。

而假山的另一端是口老井,水深且满,像是快要溢出来,天上星辰点点,和井内井外的光芒相映成辉。

我盯着那井看了半天,河睢宫里的井不多,难得这荒殿内的井还这般清冽。

院内没人之后,敬康也并没有撤去这结界,仍旧居高临下地盯着我,我不说话,也不看他,就这样尴尬地和他面对面地站着。

他似乎有些烦躁,张口便是嘲讽我的话:“愔姬公主大晚上不在殿内呆着,来这种地方做什么,可是人帝没将你放眼里,觉得自己成了深宫怨妇么?”

我抬眼看了他,他颇为得意地扬起头,似在等着我发火。

“你又何必把话说得这么难听?”我只是平淡地回他一句。

他见我没恼火,有些失望,还想说些难听的话手上有他和某女子的激情视频。

“有什么话,直接说出来不是更好么?”我直截了当地问他。

“好,那我问你,我们也算相识一场,我便问问你,你为何贪慕这帝城里的荣华富贵?”

“我没有。”

“你想要什么,你和我讲,你怎知我给不了你呢?”

“……”

我不知道如何回他的话,他见把我问住,不免得意,但也夹杂着恼火。

天津治疗阴道炎哪家好
成都早泄医院哪个好
合肥卵巢炎治疗费用多少钱
Tags:
友情链接
南宁物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