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芯片

绝品邪少第7085章绝症搭配

2020.05.21 来源: 浏览:2次

绝品邪少 第7085章 绝症

一个人如何在充满丧尸的a城,和外围充斥了变异鲨鱼之间夹层海域生存?

叶无缺在来a城的时候早就发现,这层围绕a城的夹层海域里是没有正常的鱼类生存的。换句话说,如果那个人在本身没有食物的补给下,更不可能通过捕鱼来生存,因为本来就没有鱼可以捕。

那罗布这一年的食物是从哪里来的?罗布说过,当初他们到了a城时,所有人都接近疯狂的冲向了a城,之后他们肯定是遇见丧尸了?为什么只有罗布一个人没事?或许后来他们中的有些人幸运的又能逃回了船上,船板下的白骨就是证明,为什么最后只有罗布活着等到了叶无缺他们?

答案只有一个,罗布杀了所有逃回船上的人,并用他们的肉当做活下去的食物。

当初罗布为什么没有架船离开,因为罗布知道,他已经失去了冲破那层变异鲨鱼包围的海域。他唯一的选择,只有在那片海域和a城之间的海域间徘徊。他们本来是负责来救人的救援队,如今,却只剩下了被救的命运。罗布做出一切残酷的决定,艰难而痛苦的活下来,本质上,他是想要被救。想要像个人一样真正的活下去。

“叮叮当当”船舱门外响起了开锁的声音。

门板打开,士兵罗布带着一脸难看的,机械的笑容走了进来。他的手里端着一块块发乌的鱼肉,罗布特意在鱼肉上摸了海水,让鱼肉吃起来更像活人的食物一些。

至于那块可以打开的船舱木板,叶无缺早就将它盖上了。船舱所有人诧异的注目着罗布,但罗布自身却没有发现这点异样。他太久没有和人交流了,根本分不清那些眼神里包含的情绪。

“我的运气很不错。”罗布将鱼肉放到桌面上,声音从他的嘴巴里吐出来,像一条平行线,没有什么波动:“半个月前,或者是几天前,南边的海域飘来了几只大鱼的尸体。我费劲力气捞起来了一只,到现在也只剩下一点了,全部都在这里。不过你们来了就好了。今天大家好好的吃顿晚餐,明天我们就起航回去。”

“回哪里?地狱吗?”叶无缺问道。

“当然是回俄罗斯啊。”罗布尽量选择了一个阴暗的角落坐下,听不懂叶无缺话里的意味,自顾自的吃起乌色的鱼肉。这鱼肉特别坚韧,要用前面反而频频遇挫。  铜陵铜官山区社区建设办公室副主任丁庆胜认为的尖牙狠狠的咬才撕的下来。自己为什么会有尖牙?不管了,先吃肉吧,肚子里没东西,人就活不了了。

罗布并没有发现,除了他之外,所有人都沉默的坐在船舱里,并没有一个人去动那块鱼肉。

“你刚才出去的时候为什么要把门锁起来。”赌神冷冷的看着罗布问道。

“啊?我关门了吗?没有啊。我只是顺手带上了门,没有锁啊。”罗布费力的撕咬着鱼肉,他嘴里的尖牙每个人都清晰可见,他脖子后面的烂肉似乎还在他用劲的时候迅速的糜烂开。一时间,罗布的整个脖子都像是丧尸的脖子一般,发着腐肉的味道。

所有人都冷冷的看着罗布,罗布脖子上的腐肉还在慢慢的扩展,长到了罗布的下巴上,罗布眼睛里的血丝越来越多,眼白越来越污浊。

“你们怎么不吃啊。”罗布突然觉得自己嘴巴里的鱼肉没有味道,丢在桌子上,他抬头看着大家,终于发现所有人都没有在吃那块鱼肉。罗布看到艾琳娜时,忽然觉得艾琳娜的肉一定很好吃。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不行不行。

“是不好吃吧?真的不好吃。”罗布将口中的鱼肉吐了出来,不知道为什么,今天船上来了这么多活人,罗布的心情很好,他突然很想多说些话,尽管自己本身就是一个不善言辞的青年,不过,不管什么话都好,一定要多说话,不然他们会觉得我无聊的。

“既然大家都没有胃口,我就给大家讲讲我的事吧。”罗布看着桌子上的鱼肉,腐肉在泛滥,他的眼睛越来越污浊,但他呆呆的望着桌面的眼瞳,像是看到了另一个世界:“我出生在俄罗斯一个普通的村庄,我的父亲是位军人,我八岁那年他就死在了战场上,从我有记忆开始,我都只见过他一面。我从小就没有了父亲,不过不要紧,我有个爱我的妈妈,我的妈妈很爱我,她为了我能很好的成长,一直很努力的工作着,她累出了热病,但她依然明天辛苦工作,那年我十六岁,已经是个大人了,我也要出去打工赚钱,我要替妈妈分担负担,我要赚钱治好妈妈的病……”

罗布一直在说着,他不在乎有没有人听,他干涩的眼睛,竟然奇迹般的流出了眼泪。

“妈妈一直不愿意我去当兵,我也不想去当兵。我不想像爸爸一样很早就战死。而且,而且我妈妈的热病还没有治好,我怎么能在那个时候去当兵。但是不行,那天晚上,他们强行的把我抓上了车。我看到我妈妈追着车跑了很久,她跑的都要喘不过气来了,我一直在叫停车,停车,但是车就是不停。后来他们就打我,后来……我看见妈妈跑的摔倒在了地上。”

罗布的脸颊上,腐烂已经蔓延,罗布整个人,看上去就像半个丧尸。

“后来听说a城出事了,当时我们的队长告诉我们,只要这次能从a城回来,我就那道优秀士兵奖,有了优秀士兵奖,我就能申请回家看望妈妈的假期。但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好的机会,没有人愿意参加,后面队长还硬性拉了十多个人,救援队的人数才勉强凑齐。”

“我们经历了千辛万苦,终于到了a城,但是……a城跟我们想的完全不一样。”

罗布看了看自己满是腐烂的手,那已经完全和那些地狱的恶魔一模一样的样子了。罗布的眼睛里充满了恐惧和不敢相信,他怔怔的用双手摸着自己的脸,摸到的,全是腐烂的触感,他看不见自己,却想出了自己的样子。但是他所以觉得平分收入很不公平不相信,他还要继续说。

“我们到了a城……所有人都发了疯的要往a城跑。当时我已经有三天没吃没睡了,我太累这两天又提出听胎心的要求。胎心一般要到3个月后才能听到啊了,但我也兴奋的想要往a城跑,但我在船上摔了一跤,就像我妈妈追我的时候摔那一跤一样,我再也没有力气爬起来。但是我看到了……我看到了所有人又在往回跑,我好奇的抬起头,看到了a城里,无数的……跟我一样的怪物。”

罗布站起身来,浑身颤抖着,此时,他已经完全没有了人的样子,活生生一具丧尸。但叶无缺很清楚,他的变异有些特别,他并不是直接感染丧尸病毒,而是通过进食那些感染了病毒的尸肉,身体慢慢的吸收感染。比如面前的鱼肉,叶无缺很确定就是几天前,他们在南城海域杀死的变异鲨鱼。再比如船板下的白骨,叶无缺几乎可以确定,当初那些跑回船上的人,恐怕都已经被丧尸咬的半死不活,而唯一因为摔倒没有下船的罗布,成了唯一的幸运儿,也成了船上唯一的制裁者。恐怕当初,当罗布发现这些受伤的人会变成丧尸之后,就拿着刀将船上的所有人都分肢解体,又或许,罗布单单是因为太饿了……

“我必须要活下来!”罗布整个人站起来,双眼里布满了污浊的眼线,瞳孔充满了死寂,满嘴的獠牙就如变异鲨鱼那般。

“我的食物已经吃完了……我必须要活下来!”罗布竭斯底里的吼着,他终于变成了一个彻底的恶魔。

罗布的脑海里只有妈妈,他要活下来,他要回到俄罗斯,他要回到妈妈的身边。但是在这之前,他要先活下来,要活下来,就要吃肉。吃谁都没关系,他要活下来。

罗布朝前走了一步,忽然感觉自己的嘴巴凉飕飕的,像是透风一样,是自己说了太多话了吗?是自己把这一辈子的话都说完了吗?

罗布想继续向前,突然发现自己整个身体都不能动了。

叶无缺从他面前站起来,双眼含着怜悯的看着自己。他说:“热病是绝症,没救的。”

紧接着,罗布看到了那个叫赌神的男人,他的手里,第二张牌飞出,瞄准自己嘴巴的位置,那个凉飕飕的位置。然后……

罗布倒在了地上,属于丧尸的眼里,还在不停的流着泪,他的嘴巴一开一合,麻木的说着:“绝症……”js3v3

重庆牛皮癣专科医院
玉林正骨水疗效怎么样
西宁十佳男科医院
辽宁治疗白斑的医院
益阳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巴彦淖尔白斑疯医院
Tags:
友情链接
南宁物联网